1. <i id='2efww'></i>
    <acronym id='2efww'><em id='2efww'></em><td id='2efww'><div id='2efww'></div></td></acronym><address id='2efww'><big id='2efww'><big id='2efww'></big><legend id='2efww'></legend></big></address>
    1. <span id='2efww'></span>

      <code id='2efww'><strong id='2efww'></strong></code>
        <fieldset id='2efww'></fieldset>
      1. <tr id='2efww'><strong id='2efww'></strong><small id='2efww'></small><button id='2efww'></button><li id='2efww'><noscript id='2efww'><big id='2efww'></big><dt id='2efww'></dt></noscript></li></tr><ol id='2efww'><table id='2efww'><blockquote id='2efww'><tbody id='2efww'></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efww'></u><kbd id='2efww'><kbd id='2efww'></kbd></kbd>
        1. <i id='2efww'><div id='2efww'><ins id='2efww'></ins></div></i><dl id='2efww'></dl>

          <ins id='2efww'></ins>

          張果老娶妻

          • 时间:
          • 浏览:23

              很久以前,在揚州六合裡有一個看果園子的老頭,姓張,精瘦能幹。張果老有個鄰居叫韋恕,是當時揚州府裡的一個職員,辭職後到瞭六合縣。韋恕有個女兒,才貌雙全,己經十四五歲瞭。韋恕便托媒婆為女兒選擇一個佳婿。
              
          張果老聽說這件事後,高興得眉開眼笑。一天,他把媒婆請到自己傢裡,擺好酒菜。酒足飯飽之後,他對媒婆說:“我聽說韋恕的大女兒正在擇婿。我呢,雖然年紀大點,但是有一片園林,足夠養活一傢人的。請你去替我說一說,事情成瞭,一定有很重的報酬。”
              
          媒婆聽瞭,以為張果老神經有毛病,站起身來,把他大罵瞭一通,就生氣地扭著腰肢走瞭。
              
          過瞭兒天,張果老又請來媒婆,好說歹說一番,媒婆說:“我知道你還不死心。我勸你想想,好端端的一個姑娘。怎麼肯嫁給你這樣一個看園子的老頭兒呢?”
              
          張果老笑著對媒婆說:“這些我都想過瞭。你去替我說說吧,如果不成,那我就知道自己命不好。”
              
          媒婆拗不過,就頂著風險跟韋怒說瞭。
              
          韋恕聽瞭,勃然大怒,沖著媒婆喊:“你以為我傢裡窮?看不起我嗎?”
              
          縱婆趕忙解釋:“我絕沒有這個意思。隻不過是受瞭張果老的糾纏,所以不得不把他的想法轉告給你的。”
              
          韋恕心想:一個看園子的窮老漢竟然也來打我女兒的主意。就皺眉想瞭一想,忽然生出一計來,能叫這窮老頭早點收回他的妄想。他說:“你去告訴張果老,如果張果老今天能拿出5000貫錢,我就答應這頭婚事。”
              
          媒婆急忙跑去把這話告訴瞭張果老,張果老一口答應下來。他先謝過媒婆之後,用車子拉著錢來到韋恕傢裡。
              
          韋恕見瞭,大吃一驚,忙說:“呀!我剛才不過是想開個玩笑,認為他沒有能力拿出這麼多錢來。現在他把錢送來瞭,該怎麼辦好?”韋恕左右為難,便派人去征求女兒的意見。
              
          女兒聽說父親把她許給瞭一個幹癟老頭,倒也沒有生氣,她不動聲色地說:“看來,這是命呀!”
              
          韋恕見女兒沒有反對的意思,又礙於情面,不能食言,隻好同意瞭這門婚事。
              
          張果老高高興興地把韋恕的女兒娶過傢門,從此,他更加勤勤懇懇地於活。每天起早貪黑,在園裡侍弄蔬果,還推著車子上菜市去賣菜賣水果。張果老的媳婦呢,天天在傢裡給他洗衣服
              
          做飯,做各種各樣的傢務,她一點也不為跟瞭張果老而後悔。
              
          韋恕的一些親戚很看不慣張果老,嫌他又老又醜。他們都責備韋恕說:“你傢就是再窮,也不至於把女兒嫁給這麼一個老頭子呀!現在,事情已經到瞭這地步,你不如把他們打發得遠遠地算瞭,省得留在身邊讓人看瞭生氣!”
              
          韋恕一思量也是。於是,過瞭幾天,韋恕備好酒菜把張果老夫婦請來。吃飯的時演,韋恕流露瞭一點要讓他們遠走的意思。
              
          張果老聽出話音,便說:“這你不用操心。原來我們沒有離開這裡,是擔心你牽掛我們,現在你討厭我們瞭,那我們明天一早就走。我在王屋山下有個房子。”
              
          第二天天快亮時,張果老和妻子一道來向韋恕告別。張果老告訴韋恕說:“以後你要是想念女兒瞭,可以讓你的兒子到王屋山南來找我們!”說完,韋恕的女兒騎上驢,張果老在後面趕著走瞭。
              
          花開花落,不知不覺地竟過瞭五年。韋恕非常想念女兒,就派瞭兒子義方去找張果老。義方來到王屋山南,碰到一個農人在耕地。他走上前去問:“請告訴我,張果老傢住在哪裡?”
              
          農人一聽,連忙扔下犁杖,驚奇地打量一番義方,拱著手說:“大郎為什麼現在才來呢?張果老傢離這裡很近,我領著你去吧!”說完,他領著義方向東走去。上瞭一座山,遠遠看去,隻見山下朱戶甲第,樓閣參差,花木繁華,煙雲鮮媚,仙鶴孔雀在裡面飛來飛去。
              
          農人指著這一大片房屋說:“看,這就是張果老的莊子!”
              
          義方聽瞭,驚訝萬分,原來張果老是如此的富有呢!
              
          他來到莊子裡,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官吏把義方帶領到一個大廳裡。大廳裡裝飾得非常豪華,陳設著奇珍異寶,香氣彌漫。 
              
          忽然,一陣環佩聲漸漸傳來,從裡面走出兩個婢女,長得都很清秀。她們對義方說:“大郎,請跟我來!”這時又有10多個婢女,在義方前面成隊行走,領著池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