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t2mjd'></span>

      <fieldset id='t2mjd'></fieldset>
      <ins id='t2mjd'></ins><dl id='t2mjd'></dl>
        <i id='t2mjd'></i>
      1. <tr id='t2mjd'><strong id='t2mjd'></strong><small id='t2mjd'></small><button id='t2mjd'></button><li id='t2mjd'><noscript id='t2mjd'><big id='t2mjd'></big><dt id='t2mjd'></dt></noscript></li></tr><ol id='t2mjd'><table id='t2mjd'><blockquote id='t2mjd'><tbody id='t2mj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2mjd'></u><kbd id='t2mjd'><kbd id='t2mjd'></kbd></kbd>

          <code id='t2mjd'><strong id='t2mjd'></strong></code>
            <i id='t2mjd'><div id='t2mjd'><ins id='t2mjd'></ins></div></i>

          1. <acronym id='t2mjd'><em id='t2mjd'></em><td id='t2mjd'><div id='t2mjd'></div></td></acronym><address id='t2mjd'><big id='t2mjd'><big id='t2mjd'></big><legend id='t2mjd'></legend></big></address>

            隨遇而韓國 av安

            • 时间:
            • 浏览:25

            【暢銷書摘】:

            從深圳回到南京後,我就已經徹底成為一個標準的社會閑散人員。一個高中畢業生,能找到什麼好工作呢?當時我父親是江蘇電視臺的一個中層幹部,按理說,多少是有點兒社會關系的,給兒子找一份稍微體面一點兒的工作應該沒太大的問題。偏偏我父親是個不願意開口求人的人,現在想來,可能以我當時的情況,向別人開口對他來說是很沒有面子的事情。為此當時我對父親是有怨恨的。不久前,父親過七十歲生日,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回憶起很多往事,其中表達瞭對我有很多愧疚。我對此早已釋懷,但是從這件事開始,我有瞭一個重要的人生原則:永遠不要對別人的幫助有太高期許,哪怕是你的父母,凡事靠自己。

            在社會上混隱形人瞭一段時間後,江蘇省廣播電視廳下面的一個電視節目報印刷廠招工,這個招工竟然是要考試的。我去瞭,在那群考試的工人裡我還算是相當有文化的,因此我順利地成瞭一名印刷工。當時我覺得,雖然隻是工廠,但畢竟是江蘇廣電本系統的,先幹著吧。

            滴水成冰的日子

            印刷廠位於南京城南的城郊接合部,一個叫卡子門的地方,以前是一大片墳地,工廠是把那片墳地遷走之後建起來的。因為是新廠,第一天我去上班的時候,車間的窗戶連玻璃都還沒有安上。

            我去廠裡報到的那天是一九九土航停飛所有航班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我清楚地記得這個日子是因為頭一天晚上,我還在父親一個同事傢裡過瞭一個難得一遇的“白色平安夜”。那種聚會是相當“裝13”的,一屋子文藝青年和中年,有人彈鋼琴,有人表演節目,賓客們就著火腿沙拉喝著香檳在琴聲中高談闊論著一些我完全沒有香港三級經典興趣的話題,屋外雪花在靜靜地飄落。這個大雪紛飛的夜晚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分界線,從第二天開始,我走上瞭工作崗位。

            在西方,白色聖誕節是吉祥的象征。就在那個特別吉祥的聖誕節的早晨,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裡,我騎瞭將近兩個鐘頭的自行車,跨越瞭南京的三個行政區,中途還要下來有道翻譯推著自行車過一條鐵路,最後到廠裡報到瞭。

            因為廠裡新買的印刷機還在調試階段,第一天我的工作就是擦洗保養機器。我脫掉外套,第一次穿上工作服,擼起袖子,拎著一大桶機油,再拿著一大塊棉紗蘸上機油,鉆到機器肚子裡開始擦機器。在那個滴水成冰的日子裡,我的手就不斷伸進冰冷的機油和煤油裡,北風從沒有玻璃的窗口刮進來,把外面的雪一直刮到機器旁邊。

            到瞭午飯時間,大傢都去食堂瞭。印刷廠前面是一個學校,工廠和學校共用一個食堂,從車間到食堂要走幾百米。我第一天上班,初來乍到,什麼都不知道,沒飯盒,也沒飯票。這時一個女工熱情地對我說:“我可以借你飯票,但你沒飯盆,還是別去食堂吃瞭。出廠門左拐走十分鐘有一傢面館,你可以去那兒吃。”我就照著她指的方向,頂著大雪,深一腳淺一腳地去找飯吃瞭。

            當時我又冷又餓,走瞭十多分鐘,果真看到瞭路邊的那個面館。一大碗熱氣騰騰的面上來,我三兩口就“吸溜”下去瞭,連面湯都喝瞭個精光,全身總算找回瞭一些熱氣。然後我又頂著北風冒著大雪,繼續深一腳淺一腳地回廠子裡幹活兒。那一路上我不知怎麼就想起瞭《水滸傳》裡“林沖風雪山神廟”那一章,波音自願離職計劃心裡頗多感觸。而那碗面的熱量支撐到剛走回廠裡,似乎也就消耗光瞭。

            一個多月後,廠房的玻璃終於裝好,風不再嗖嗖地往裡刮瞭,我也已經完全適應瞭那裡的工作。

            暫時落腳

            從一個閑散人員,到一個印刷工,我覺得還不錯。雖然工種差瞭點兒,但總算有瞭個落腳的地方,而且又是在廣電系統的企業,對我而言多少有點兒歸屬感。當時我想,再幹幾年廠子會越來越好,等我資歷老一點兒之後也許可以轉正成為廠裡的正式工。在廠裡,我的文化水平還算比較高的,好好幹些年似乎很有可能混到組長甚至車間主任這樣的級別。

            印刷廠的工作自然就是印報紙。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的時候,電視節目報還是很吃香的。很多有點歲數的人應該都還記得一張節目報剛來的時候,一傢人圍在一起用紅筆在自己喜歡的電視節目下面畫杠杠的情形。剛開始印報的時候,印量是從十幾二十萬開始的,慢慢增加到三四十萬、五六十萬,最後到瞭鼎盛時期印過一百二十多萬份。很多年後,我碰到印廠的老同事,問他現在印多少,對方說:“十幾萬吧。”我開玩笑說:“怎麼這麼少?我一走廠子就不行瞭嗎?”

            當時節目報挺吃香,報紙印量大,我們的機器和人員少,導致我們必須從周二晚上開始一直印到周四早上,連續幹三十多小時,就是俗稱的大夜班,中間每幹八小時休息兩小時,印AV日本黃頁網站一次報紙,我要在車間門口的臺階上看兩回日騎士影院出日落。

            印廠車間的噪音非常大,有九十多分貝,巨大的噪音讓人就是面對面也得扯著嗓子喊,對方才能聽得清。在這樣的環境裡,我很快悟出瞭一個道理:為什麼勞動人民嗓門兒大?那是因為勞動人民無論是在廣闊的地裡幹活兒,還是在噪音巨大的工廠裡上班,聲音小瞭,別人都聽不見。

            那時每次印報紙,印刷工們要不印度節車廂改為隔離病房停地抽報紙出來查看,看墨重不重、水大不大,而我除此之外,還看新聞。後來廠裡的同事看到我主持的新聞節目裡每天都有讀報環節,就說:這是他在廠裡印報紙落下的病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