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ev1yo'><em id='ev1yo'></em><td id='ev1yo'><div id='ev1yo'></div></td></acronym><address id='ev1yo'><big id='ev1yo'><big id='ev1yo'></big><legend id='ev1yo'></legend></big></address>
        <i id='ev1yo'><div id='ev1yo'><ins id='ev1yo'></ins></div></i><dl id='ev1yo'></dl>
        <ins id='ev1yo'></ins>

        <fieldset id='ev1yo'></fieldset>
      2. <tr id='ev1yo'><strong id='ev1yo'></strong><small id='ev1yo'></small><button id='ev1yo'></button><li id='ev1yo'><noscript id='ev1yo'><big id='ev1yo'></big><dt id='ev1yo'></dt></noscript></li></tr><ol id='ev1yo'><table id='ev1yo'><blockquote id='ev1yo'><tbody id='ev1y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v1yo'></u><kbd id='ev1yo'><kbd id='ev1yo'></kbd></kbd>

        <span id='ev1yo'></span>

          <i id='ev1yo'></i>

          <code id='ev1yo'><strong id='ev1yo'></strong></code>

          范丹的傳說故事

          • 时间:
          • 浏览:23

            傳說,在很久、很久以前的西晉,有個年輕人叫范丹,很貧窮,住在一間茅草屋裡和年邁又雙目失明的母親相依為命,每天靠打柴換米度日,雖然窮卻也很孝順自己的母親。每天出門的時候他都要念嘮:"保佑天下人富貴,隻我范丹一人窮".
            一天,他砍回瞭一擔柴換回瞭幾斤米,看天氣還早又想去弄點魚回來熬粥,提著魚簍和母親告別後就到附近的一條小河去瞭。為瞭抓到一些魚兒,范丹全然不知天氣在變化。這時天空烏雲密佈,也起風瞭。
            卻說,村上的豪門富戶石崇傢的大宅裡亂成一團,管傢吩咐仆人、丫環、奴俾等下人搶收曬在院子裡曬坪上的谷物。石崇正和愛妾梁綠珠在大廳裡慢條斯裡地欣賞他的珊瑚樹,偶爾從窗戶瞟一眼忙亂的奴仆。自從擁有瞭這些珊瑚樹,他對喝粥人玩的那些黃臘石、凡人兒玩的那些豬(珠)寶、玉墜已不屑一顧。心裡尋思著:上次你他媽的王凱小子仗著晉武帝這個靠山也敢在我面前炫耀,我不把你的小珊瑚樹擊碎,你他媽的王凱還真不把我石崇當回事,我順手鐵如意一揮,啪一聲脆響,還真他媽的過癮,……
            石崇有個女兒年方二九,生得容顏美麗、賽若天仙,她見別人都忙得不亦樂乎,閣樓上很多晾曬的衣裳凌紗被風吹得飄呀飄地,她就不聲不響地去把那些衣物收取擄瞭下來,就在這時隻聽一個丫環大喊:"小姐、小姐,海棠花給吹倒啦!"石小姐匆忙中,把收取的衣物往神龕上一放就跑去看那些被吹倒的花花草草瞭。
            "誰把衣服放在神龕上的?"石崇生氣的大聲責問。丫環、奴仆個個面面相覷、誠煌誠恐。小姐說:"是我!怎麼樣?不得瞭啦?""你!你!競敢頂嘴!"石崇氣急敗壞"管傢!給她幾個銀子和一匹馬,讓她離開這個傢吧!"下人不敢違抗。
            石小姐懷惴著那幾錠銀子,背上她收拾好的行囊,跨上一匹棗紅馬,"的、的、的"地行走在一條古道上。
            荒涼的大道,沒有人行走。
            雨,終於沒有下下來。
            石小姐撫摸著她的棗紅馬說:"我的好馬兒,走吧!我們去找幸福,隻要你見到的第一個男人,他就是我的依靠瞭,請你叫一聲!"馬兒行走著,頭也不註的點著。
            馬兒走到小河邊,停下不走瞭,噴瞭一口氣,抑頭嘶鳴,石小姐環顧四周沒有見到有人,"我的好馬兒,快走吧!"馬兒繼續鳴叫,叫聲驚動瞭在河裡抓魚的范丹,但他仍舊在抓他的魚,石小姐這才發現河裡有人,"哎——大哥!你上來吧!""不!石小姐!你走吧!我沒穿衣服!""你認得我?""認得!你傢的柴火是我砍的,我在你傢隔著屏風見過你!""哦!你上來吧!我給你衣服!""我有衣服!"石小姐這才發現河邊范丹放著的一條褲子"你的衣服大破舊瞭,上來吧!穿上我的衣服!"石小姐站在馬後等待,范丹隻好上來穿衣。
            "大哥!我跟你回傢吧!……"石小姐對范丹說。
            范丹驚得目瞪口呆,良久才說:"我傢很窮……".
            "沒關系!上馬來吧!"石小姐說。
            "不、不、不用,我傢不遠,前面那茅草屋就是,我幫你牽馬吧!"
            范丹屋內,傢徒四壁,墻透著風,母親端坐屋內床邊,僅憑聲音得知兒子回來瞭,"兒呀!"
            "母親!石小姐來瞭!"
            "石小姐?"母親愕然。
            "是的!石崇老爺傢的石小姐!"范丹說。
            "母親!你老人傢好!"石小姐也跟著范丹稱呼母親。
            ……
            范丹放下魚簍,把魚洗凈準備煮粥,石小姐說"大哥!這是銀子,你用它去集圩上多買些酒菜回來吧!"
            "這是銀子?能買東西?"范丹吃驚不小。"這在我砍柴的山上石坎上很多很多哪!"原來范丹每天砍柴都是換米並不賣錢,所以他不知道也不認識金子、銀子。
            "你砍柴的山上很多?"這回倒讓石小姐驚訝瞭,范丹點頭稱是,自己在山上砍柴,時常是左腳踏金、右腳踏銀啊!"那我們明天就去把它搬回來"石小姐很快就融入瞭這個傢。
            次日,范丹和石小姐就到山上把那石坎上的金子、銀子悉數搬瞭回來。一數,呵呵,折合人民幣比當今世界首富還多幾個億。
            在後來的日子裡,他們請上能工巧匠,在村子裡建起瞭比石崇富豪傢宅院寬大漂亮好幾倍的圍屋,真的是九天十八井,間間雕梁畫棟,幢幢整潔豪華。
            最後就剩下廚房的一扇門瞭,做屋師傅對范丹和石小姐夫婦倆說這扇門我們做不瞭,得由我們的祖師爺魯班先師來做,你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就在你打魚的河邊等著,那時從河裡汆下來的一扇門,就是魯班祖師做的瞭,你把他撈回來裝上就OK瞭!
            范丹和石小姐捏指一算,啊!那可是二十年以後的日子啊!
            有話則長、無話則短,在後來的日子裡,范丹已不再貧窮,真是天助!誰都不曾想到原本貧窮的范丹會與富傢女石小姐結為夫婦,隻相隔數裡地的石崇知道後氣得暈死去!又無可奈何,女兒是自己趕出去的,權當沒生養這個女兒吧!
            范丹早已不再為石崇打柴瞭,他和石小姐都知道石崇的脾氣,石崇這人是絕對看不起窮人的。
            石小姐也很爭氣,一連為范丹生瞭五個兒子,哺育兒子、孝順婆婆,石小姐早已沒有瞭一絲富傢女的驕奢淫逸。她也曾與范丹一起領著兒子回去拜見石崇,石崇不冷不熱甚至羞辱范丹出身貧寒,設宴時還不忘向范丹炫耀,用金元寶來墊桌腳而稱豪。
            范丹和石小姐邀請嶽父大人合適的時候來傢做客。石崇說,當年王愷那小子邀請我,用紫絲屏障夾道鋪路40裡,我回請他就用比紫絲高檔幾倍的彩緞屏風夾道鋪路50裡,你要請我過去?看著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