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eppro'><strong id='eppro'></strong><small id='eppro'></small><button id='eppro'></button><li id='eppro'><noscript id='eppro'><big id='eppro'></big><dt id='eppro'></dt></noscript></li></tr><ol id='eppro'><table id='eppro'><blockquote id='eppro'><tbody id='eppro'></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ppro'></u><kbd id='eppro'><kbd id='eppro'></kbd></kbd>
  2. <dl id='eppro'></dl>

    <ins id='eppro'></ins>

    <span id='eppro'></span>

      1. <i id='eppro'><div id='eppro'><ins id='eppro'></ins></div></i>
        <acronym id='eppro'><em id='eppro'></em><td id='eppro'><div id='eppro'></div></td></acronym><address id='eppro'><big id='eppro'><big id='eppro'></big><legend id='eppro'></legend></big></address>
        <i id='eppro'></i>
        <fieldset id='eppro'></fieldset>

          <code id='eppro'><strong id='eppro'></strong></code>

          洗玉

          • 时间:
          • 浏览:29

          大帥的心病

          話說清末民初時候,軍閥割據,局勢動蕩不安。軍閥齊孜飛攻占瞭山東老城即墨,就在滿城百姓人心惶惶的時候,齊孜飛做的第一件事,卻是派兵把城北的幾座古墓大肆盜掘一番。

          這是為何呢?原來這個齊孜飛是富傢子弟,他的父親齊財主是一個古玩行傢,他雖然沒有正經研究過,但耳濡目染之下多少有點兒興趣。更重要的是,他跟的曹大帥也是個古玩迷。

          一年前,齊孜飛還是個小卒,跟著曹大帥的部隊攻克瞭邯鄲。幾天之後,搜刮而來的戰利品滿滿當當地排列在軍營裡。副官俯首帖耳地說:大帥,這次收獲不小啊!您過過目。曹大帥背著手在院子裡轉瞭幾圈,眉頭緊皺說道:值錢的不值錢的都這麼亂七八糟堆在一起,難道讓本帥一件一件來挑?

          副官面色蒼白,不知怎麼辦才好。此時齊孜飛自告奮勇上前一步,毛遂自薦道:小的傢裡面以前是做古董生意的,略知一二,雖然沒有鑒寶評品的資本,但將物件檢索歸類不在話下,鬥膽說話,願意為大帥分憂解難。

          哦?曹大帥眉毛一挑,說道,好!給你半天時間,本帥就看一看你的眼光。這曹大帥是個鑒寶行傢,隻要打眼一看,基本上真偽立辨,有的甚至能準確地說出年代。

          兩個時辰過去,齊孜飛累得滿頭大汗,終於挑揀完畢,滿懷期待地望著曹大帥說:不知小的挑揀完大帥可滿意?曹大帥捋瞭捋八字胡,轉身就走,甩下一句:湊合。

          從那以後,齊孜飛雞犬升天,曹大帥幹脆給他一個團,而他這個團長不用沖鋒作戰,他的任務便是想方設法搜刮各種值錢的珍寶。

          這一次即墨古墓的盜掘收獲頗豐,尤其是一對玉兔墜,雕工精美,閃著幽幽的彩光。齊孜飛心想,這絕對是個價值連城的東西,於是秘密拿給曹大帥看。看見這玉墜,曹大帥頓時眼前一亮,愛不釋手地把玩著。但他忽然嘆瞭口氣,神色黯淡瞭下來,說:哎,寶貝是好寶貝,可是又有什麼用呢?他這才向齊孜飛講起瞭自己的一塊心病。

          原來玉石有靈性,好的玉貼身佩戴,不僅養心,而且養命。也正是因為玉石和人之間的感應,玉石跟隨主人時間長瞭,沾染舊主習氣太多,新主人如果硬生生佩戴或者收藏就會帶來麻煩。如果是陪葬的玉石,還會在墓穴中吸收大量的陰氣土氣。所以曹大帥即使攢瞭滿滿一地窖的玉石,也隻能眼巴巴地看著,心中甚是煎熬。

          聽瞭曹大帥的話,齊孜飛突然靈光一現,他想到父親曾經說起過一個人:曹州城郊程掌櫃,他有路子能洗玉。

          這個程掌櫃在曹州城郊開著一間小當鋪,生意慘淡,可暗收入卻是巨額的,因這程掌櫃有洗玉的本事。無論什麼玉石,隻要寄放在他那裡,短則一周長則一月,便可去除玉石身上的習氣,使之煥然一新。隻是這洗玉,每次隻限一件。

          曹大帥聽到這消息,兩眼瞪得像燈泡,歡喜得不得瞭,可是轉念一想,又皺緊瞭眉頭:這個程掌櫃到底有什麼絕技這麼神,靠譜嗎?再說,戰事多變,說不定哪天部隊就要開拔,我的玉石這麼多,一件一件洗等到猴年馬月?

          齊孜飛眼珠骨碌一轉,道:大帥,您別急。如果您信得過我,我可先拿一件寶貝去探探再說。曹大帥把這對玉墜遞給齊孜飛說:嗯,也好。有路子總比沒有強。

          洗玉的秘密

          這天午夜,齊孜飛找到瞭程掌櫃已經打烊的店鋪。他把手放到門板上,噠噠噠兩長一短地輕輕敲擊著,這是他打聽到的交易暗號。等瞭半晌,裡面傳來聲咳嗽:小店打烊瞭,要當東西的,明天再來吧!齊孜飛壓低嗓子道:我不當東西,外省的老傢人給您捎口信兒。等瞭一會兒,門這才打開放他進去。

          店面不大,有一股潮濕的黴味兒,程掌櫃點起瞭油燈,昏暗的燈光一閃一閃:這位主顧面生啊,撈著什麼瞭這麼著急上眼?齊孜飛從懷中掏出那對玉墜子,程掌櫃也不作聲,打眼一過,上手一摸,心裡便有瞭數。齊孜飛小心翼翼地在旁邊看,隻見程掌櫃細細端詳,瞳孔放大,似笑非笑不說話。齊孜飛知道他在等銀子,趕忙將幾個大洋奉上,說:程掌櫃,您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