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kmtob'><div id='kmtob'><ins id='kmtob'></ins></div></i><dl id='kmtob'></dl>

    <code id='kmtob'><strong id='kmtob'></strong></code>
  1. <acronym id='kmtob'><em id='kmtob'></em><td id='kmtob'><div id='kmtob'></div></td></acronym><address id='kmtob'><big id='kmtob'><big id='kmtob'></big><legend id='kmtob'></legend></big></address>
    <span id='kmtob'></span>

    <fieldset id='kmtob'></fieldset>

    <i id='kmtob'></i>
  2. <tr id='kmtob'><strong id='kmtob'></strong><small id='kmtob'></small><button id='kmtob'></button><li id='kmtob'><noscript id='kmtob'><big id='kmtob'></big><dt id='kmtob'></dt></noscript></li></tr><ol id='kmtob'><table id='kmtob'><blockquote id='kmtob'><tbody id='kmto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mtob'></u><kbd id='kmtob'><kbd id='kmtob'></kbd></kbd>
    1. <ins id='kmtob'></ins>

        1. 王府鬼戲

          • 时间:
          • 浏览:22

            北京城大財主給老母親過90歲大壽,請來聞名京津的麻傢班,連唱七天大戲。

            那天唱下午戲時,班主麻賢良在臺下的一側遠遠坐著,旁邊一個穿著半舊長袍馬褂的中年人,邊看戲邊嘬著牙花子評戲:嗯,有那麼點兒意思。

            麻賢良聽瞭,感覺很不舒服,一拍大腿站瞭起來:鄉巴佬,你懂戲嗎?能白看這麼好的大戲,是你沾瞭人傢大財主的光。

            北京城內,沒有幾傢請得起我的戲班子,連唱這麼多天,還頓頓供應大魚大肉不摻青菜。

            中年人也不惱:請問你是什麼人?麻賢良甩甩袖子,兩手背到身後,說:麻賢良,麻傢班大當傢的,一看你這種人就沒見識!

            中年人看瞭麻賢良一會兒,冷笑道:在你看來這麼著就是好,那你等著。說完拂袖離去。

            麻賢良並沒有把這當回事,麻傢班準備裝箱挪地兒時,他突然接到一單大生意,北京城的豪托王爺,請麻傢班到王府唱一百場大戲。麻賢良高興得直想翻跟頭,看來麻傢班要發橫財瞭。

            王府宅大邸深,後花園裡亭臺樓閣湖水假山,一應俱全,驚艷無比。戲臺搭在王府的後花園裡,一開始,演員們都很高興,哪知一開戲,就顯出詭異來。  

            唱這麼大的戲,不僅豪托王爺不露面,連其他閑雜人員也看不到,更別說專為看戲而來的觀眾瞭。

            空蕩蕩的戲臺下面,正中央隻坐著一個王府主管,主管蹺著二郎腿,喝著茶水,死死盯著臺上,一臉的挑剔相。

            演員們在詫異中唱完一場戲,吃晚飯時,王府的廚師用大盆端來顫巍巍的油膩肥肉和白花花的大魚段,尤其是那切成方塊的肥豬肉,兩塊就有一斤。

            演員們放開肚腹大吃起來,還感嘆王府就是財大氣粗,供應這麼豐厚實惠的飯食,要是搭配些米面青菜就更好瞭。

            唱第二場戲時,臺下除瞭那個主管還在,依舊沒有別的觀眾。

            一連幾場唱下來,臺下空蕩蕩的沒個人喝彩,臺上的演員就覺得這戲唱得無趣,心思走神難以入戲。

            幾天下來,天天如此。演員們戲唱得寂寞不說,大魚肥肉吃得他們直反胃,吃飯成瞭受苦刑。

            五天後,麻賢良沉不住氣瞭,那天,臺上唱著戲,他殷勤地湊近主管跟前:爺,貴府嘛事要唱一百場大戲?主管正眼不瞅麻賢良:不為嘛事,就為王爺喜歡。

            麻賢良問:怎麼不見王爺來看?主管道:你這戲不入流,王爺懶得看。

            麻賢良一愣:那還讓我們進府唱?主管一指臺上,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讓你們進府唱戲,王爺可是花瞭大價錢的,不要以為沒有人看就取巧偷懶,那個武生,這個時候該連翻九個跟頭,怎麼翻兩個就完事?重來。

            麻賢良的頭上驚出一層冷汗,敢情這主管是個戲精,絲毫都糊弄不得,趕緊吆喝臺上的武生重翻跟頭,一氣翻九個,一個不能少。

            麻傢班唱這麼大的戲,不讓人看不說,還得一絲不茍唱下去,簡直像給鬼唱戲。

            尤其是到瞭唱夜戲時,亭榭間假山上,常常能看到躲躲閃閃的人影,那是王府裡的人溜過來偷看戲。

            主管心知肚明,但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臺上燈火輝煌鮮甲亮裳,臺下黑暗寂靜一片詭異。連王府外面的人,都在傳說王府的後花園裡在唱鬼戲。

            麻傢班的演員中,有個叫梅如海的武生,是一個少見的靚角兒,就算不上妝,一張臉也能英俊得逼人眼目。

            這武生不僅身手瞭得,刀槍耍得風雨不進,而且唱腔清朗、韻調悠揚,是麻傢班的臺柱子。

            那天,夜場戲唱完後,梅如海卸瞭妝去茅廁方便,才走到必經的假山那兒,聽到有人低聲地叫他:梅如海,你過來。梅如海循聲看去,假山的陰影裡,站著一個丫環打扮的女子,向他招手。梅如海疑惑地走過去:你叫我?女子遂遞給他一個食盒,裡面竟然是一大盤炒青菜和兩個雪白的饅頭。

            二十天沒見青菜和饅頭瞭,梅如海感動得差點掉下眼淚:這些,是給我吃的?女子點點頭:大魚大肉會吃死人的,我偷偷弄來點青菜饅頭,你悄悄吃瞭,別讓人知道,以後我天天給你送。梅如海也顧不得上茅廁瞭,拿瞭食盒找一個僻靜角落,狼吞虎咽地吃瞭起來。